丰都汽车网

当前位置:

两个女运动员的故事

2019/11/09 来源:丰都汽车网

导读

她的声音带给你安静向上的力量声音:紫娟背景乐:一个人的时光等主题曲:Dream a dream1我和LYNETTE相识是

两个女运动员的故事

她的声音带给你安静向上的力量

声音:紫娟

背景乐:一个人的时光等

主题曲:Dream a dream

1

我和LYNETTE相识是我们在香港中文大学的研究生已经念完时,虽然她是我的同班同学。

说来有意思,我们的专业是企业传播,同学却来自各行各业,有很帅的消防员,漂亮的空姐,和严肃的政府公务员,而Lynette则是个击剑运动员,她曾前后代表香港队参加过2002年斧山和2006年的多哈亚运会,并获得季军。

由于当地同学多是通过半工半读的方式来念研究生,学院就提供不同时间段的不同课程供同学们选修,而在为期一年的读书期间,我和Lynette之间完全没有交集。

直到学期结束,我们不谋而合参加了学院组织的赴台参访团,我和Lynette被分配住同一间屋。

两个女运动员的故事

2

那是我第一次去台湾,而Lynette此前已去过多次,但她却是我们这三十多名参访团员中准备最认真也最充分的一个。

每天,我们马不停蹄地访问各种机构,华视、中时集团、中央社、政治大学等等,每天都遭到组织方的热忱接待,从领导到工作人员也必是西装革履,而重视程度可与接待方相匹配的团员,只有Lynette一个,由于只有她全程穿了正装,所以,我对她那身衣服印象极为深入,她用黑色西装配黑色阔腿裤,再用一条白黄蓝相间的丝巾点亮整身装束,精心优雅得体。

除对外表的重视,Lynette还提早搜集了每家参访机构的资料,让每次访问都有的放矢。

两个女运动员的故事

3

Lynette的举动颠覆了我以往对运动员的认知,她仿佛更像个学霸。

事实上,Lynette就是个学霸,她本科就读于香港大学,研究生念了中大。我反复向她求证,入学时,是不是由于运动特长取得加分或特殊照顾,她微笑着说,完全没有。不但如此,要进入这两所香港名校,她还需要比他人付出更多的努力,由于要学习与训练两不误。

也也许正因如此,Lynette比任何人都更知道珍惜人生中的每次机会,无论是参赛,还是与先生创业开办击剑馆。

她说坚持的动力源于喜欢。在她心中,击剑是项优雅的运动,让她知道在进攻时,也要保持风度,说这话的时Lynette,看起来是那样云淡风轻。

4

去年2月,加拿大埃德蒙顿,我们前去采访中国文艺团体的春节慰侨演出,又遇见了一个击剑运动员,这次是昔日的世界冠军,曾为中国夺得首枚奥运击剑金牌的名将栾菊杰。

演出散场后,这位曾引人瞩目的体坛名将夹杂在拥堵的人流中缓缓走出剧院,留着齐肩卷发,围着橙色围巾的她看起来是那样普通。

当我们驻足在剧院大堂,听她讲这些年在加拿大的生活时,这位前世界冠军感慨万端,和我们滔滔不绝地讲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剧院熄灯,她的丈夫反复催促,她才收回有点激动的情绪,与我们话别。

5

说起来栾菊杰已在加拿大定居近30年,在加拿大最大的击剑俱乐部——埃德蒙顿击剑俱乐部任教,已有26个春秋。

但像许多阔别故土的华人移民朋友一样,甘苦自知。

来到加拿大的第一天,这位昔日被媒体赞许“扬眉剑出鞘”的奥运冠军感受到的不是新鲜,而是横亘在眼前的语言障碍。虽然那时阿尔伯塔大学给她全额奖学金,但坐在教室里的她,感觉比每天跑一万米还痛苦。

因而从大学俱乐部到市里的俱乐部,栾菊杰在教剑的同时也在“社会大学”努力学英文。

她在家做改样饭菜,请西人朋友来吃,趁机练习英文。凭着一股拗劲儿,靠着那双能击剑也会做饭的双手,英文零出发点的栾菊杰渐渐攻克了语言关。

然后是适应加拿大完全不同的运动训练体系。“我们之前要听教练的,要出成绩,而在这里,学生都是自费来玩的,所以是学生选择我,不是我选择他们。”栾菊杰的声音有些沙哑,这是多年在击剑中呐喊留下的后遗症,“每一个学期都有200多名学生,上至80岁,下至5岁,”她说,粗粗1算,210多年下来,她的弟子已不下3千人。

6

2008年北京奥运会,已是桃李满天下的栾菊杰代表加拿大在北京参赛,她在赛场上打出“祖国好”的横幅。忆起当时经历,栾菊杰红了眼圈。

其实她本来有机会出任裁判,而心中藏着一个情结的她,终究选择以选手的身份出现。

但从2000年后就再没参加过正式比赛的栾菊杰当时没有任何积分。要进奥运会,必须参加选拔,且所有的开消都是自费。

久违剑道的她,阴差阳错穿了一双比自己的脚小3码的击剑鞋出战北美杯,拿到了加拿大女子花剑最好成绩。打完比赛,脚指全都发紫,几近不能走路。

在泛美锦标赛上,这位高龄选手拿到第三名,成为加拿大“女花”唯一拿到奖牌的运动员。以后,是欧洲的7站积分赛。她在匈牙利住了两个月,一分一分,打进了奥运会。

转机飞回埃德蒙顿时,为节省开支,栾菊杰没有住宾馆,在机场熬过了53个小时。

就这样,退役20年、50岁的栾菊杰最终如愿以偿,实现了她去北京参加奥运会的梦想。

最近世界杯冰岛队爆冷,由导演、房地产商、工人等组成的球队让观众惊掉下巴,也让我再次想起在香港与加拿大遇到的这两名女运动员,她们让我看到热爱与梦想的气力,让人逆风飞扬的气力。

一点小动态:关于读书、旅行、穿搭等琐碎日常会记录在App“小红书”的“紫娟的混搭美学”里,每天更新,欢迎你的关注。

紫娟,资深媒体人,现居加拿大。香港中文大学毕业,曾任职香港亚视。是付费知识平台“在行”百单行家,开设“如何提高表达能力”“如何成为有意思的人”“寻觅不会撞衫的特点小店”等话题,获海内外学员高分好评。

紫娟在此为你读书,也与你分享北京、香港、加拿大一路走来的见闻。

小红书:紫娟的混搭美学

微博@紫娟边走边录

您的转发是对紫娟最大的支持,谢谢你。

伟哥吃了有副作用吗

枸橼酸西地那非厂家

YINDUSHENYOU

哪能买到真伟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