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都汽车网

当前位置:

黑水雇佣兵团卷土重来帮助美国政府对付委内瑞拉

2019/11/09 来源:丰都汽车网

导读

摘 要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后不久,普林斯的公司成为首批进入该国的私人军事承包商。美国政府与“黑水”公司签署合同,让后者为美国国务院人

摘 要

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后不久,普林斯的公司成为首批进入该国的私人军事承包商。美国政府与“黑水”公司签署合同,让后者为美国国务院人员提供保护。2007年,“黑水”雇佣兵在巴格达射杀了17名伊拉克平民,引发国际社会愤怒。同年12月,该公司的一名雇员因卷入该事件被判谋杀罪,另外3名雇员被判过失杀人罪。尔后,普林斯将“黑水”公司更名并出售,但美媒注意到,他名下还有一家名为“黑水美国”的企业,业务范围包括销售军械。2016年以来不断有消息称,他企图游说特朗普政府,用承包商旗下的合同制员工逐渐取代在阿富汗执勤的正规军。

黑水雇佣兵团卷土重来帮助美国政府对付委内瑞拉

沉寂多时的美国“黑水”安保公司创始人埃里克•普林斯带着雇佣兵卷土重来。这回,他的“目标”可能是委内瑞拉。

雇人、募资秘密展开

4月底,英国路透社率先报道了这位美国军事承包商的新计划。相干报导称,埃里克•普林斯成心组建并部署1支私人军队,帮助美国政府对付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

路透社援用多名消息人士的说法指出,过去几个月里,普林斯一直试图从美国政府及委内瑞拉反对派那里寻求支持。在美国和欧洲举行的秘密会议上,他以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的名义,草拟了一份雇佣兵招募计划。

匿名的知情者泄漏,最近一次秘密会议在4月中旬举行。普林斯在向与会者推销自己的计划时强调,委内瑞拉反对派需要武装力量。他开出的募资额度为4000万美元左右,还打算从委内瑞拉的数十亿美元资产中获得资金,这些资产此前被美国冻结。

普林斯的设想是建立1支由“秘鲁人、厄瓜多尔人、哥伦比亚人和其他说西班牙语的人”组成的雇佣兵团,在他看来,这类人“在政治上比美国雇佣兵更容易接受”。

消息人士还宣称,普林斯的“作战计划”从情报搜集行动开始,以后将部署4000至5000名从拉美国家招募的武装人员,主要履行“战斗和维稳”任务。

可能引发一场内战

“黑水”雇佣兵团重出江湖的传闻为委内瑞拉局势增加了变数。欧美主流媒体纷纷就此展开调查并质询有关方面。

美国《纽约杂志》网站报道,普林斯的私募公司“前沿资源团体”的发言人承认,普林斯对委内瑞拉局势关注多时,“他对委内瑞拉确切有解决方案,就像对其他很多地方那样”。

美国政府及委内瑞拉各派政治气力对此保持沉默。当被问及普林斯是否与美国政府进行过沟通时,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加勒特•马奎斯谢绝置评。委内瑞拉反对派发言人爱德华•罗德里格斯表示,委反对派并未进行这方面的探讨。马杜罗政府同样没有回应。

美媒分析认为,普林斯的计划在政治上显得牵强附会,而且有潜伏风险——可能引发内战。一些与委内瑞拉反对派关系密切的人士也赞同这类观点。美国“任务与目标”网站分析认为,虽然美国不断对委内瑞拉政府施压,但委反对派迄今为止没有得到国家权力机构特别是军方的支持。其他拉美国家也反对以军事手段改变委内瑞拉政权。

“战争掮客”逍遥法外

《纽约杂志》称,对埃里克•普林斯来说,派遣雇佣兵干预委内瑞拉政局的传闻,表明他从未放弃将战争“私有化”的尝试。过去十余年间,从中亚、非洲到中东等冲突地区,这位汽车零部件制造业大亨的儿子广泛展开私人安保业务,声名鹊起。

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后不久,普林斯的公司成为首批进入该国的私人军事承包商。美国政府与“黑水”公司签署合同,让后者为美国国务院人员提供保护。

2007年,“黑水”雇佣兵在巴格达射杀了17名伊拉克平民,引发国际社会愤怒。同年12月,该公司的1名雇员因卷入该事件被判谋杀罪,另外3名雇员被判过失杀人罪。

尔后,普林斯将“黑水”公司更名并出售,但美媒注意到,他名下还有一家名为“黑水美国”的企业,业务范围包括销售军械。2016年以来不断有消息称,他企图游说特朗普政府,用承包商旗下的合同制员工逐步取代在阿富汗执勤的正规军。

美国《华盛顿邮报》重点关注普林斯与政府高层的联系。该报指出,普林斯曾向支持特朗普的政治团体捐赠10万美元,他的mm贝齐•德沃斯现任美国教育部部长。

美国司法部前不久发布的“通俄门”调查报告,也提到了普林斯在最近一次大选中的作用:2016年,他曾代表特朗普的过渡团队,在塞舌尔群岛会面俄罗斯财政部门的1名官员。

在回应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质询时,普林斯称,他与俄罗斯官员只是“偶遇”。由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对这样的回答并不满意。《华盛顿邮报》称,普林斯的最大麻烦或许来自美国国内,乃至可能面临刑事指控。不过,他在接受调查时可能与司法部门达成了秘密协议,即以提供证词换取免受刑事处罚。若果真如此,那么这位凭流血生意赚取知名度的“战争掮客”,或将和他的雇佣兵继续活跃在动荡地区。

【本文原载于青年参考】

相干浏览1:

西报:华盛顿企图占有委内瑞拉建立一个新殖民主义保护国

阿蒂利奥·A.博隆 魏 文编译

最近几天在委内瑞拉产生的事件再次证实,但是现在完全厚颜无耻地证实华盛顿企图占有那个国家,不惜代价在那里建立一个新殖民主义的保护国。4月30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的记者招待会对我们所说的事情是确切的证据。这个严肃的说谎者的行动与讲话绝对鄙弃联合国宪章清楚地规定的各国有自决的原则,谴责一个国家征服另一个国家的意愿的所有企图。这个胆怯的可耻的无赖所说的事情—对他可以适用阿根廷作家豪尔赫·博尔赫斯对阿根廷军人的说法:“他在一生中没有听到过1粒子弹的啸声”—依据的是一个排斥性的条件:“马杜罗应当下台”,按照华盛顿的说法,胡安·瓜伊多是委内瑞拉的“合法总统”,应当早晚承当他的职能。

根据这位可疑的唐纳德·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的说法,马杜罗的日子不多了,只是由于完全处在民主的博弈和委内瑞拉公民的意愿以外的国际气力的星座,他才保持政权。这个使人轻蔑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在他的讲话中指出支持马杜罗的三个角色:古巴军队的22000或25000士兵确切控制着玻利瓦尔武装力量,将古巴的医生变成战斗部队;“集体的”队伍,他们是“骑摩托车的好斗的人的团伙”,他们也是哈瓦那的创造,和其他的外国气力,往后不久他们当中可能出现俄罗斯。在开始提问之前博尔顿在他的讲话中说,“我们需要一个由它的人民治理的委内瑞拉,而不是由外部气力治理,这正是我们正在寻求的事情”。

博尔顿在他的讲话中11次提到古巴或“古巴人”,这是绝对少见的事情,表明这类侵犯和干涉升级的目标超出了玻利瓦尔和查韦斯的祖国,它有多种目标,包括古巴岛和尼加拉瓜,它们清楚地被说成在美洲“暴政的3驾马车”。博尔顿 说,特朗普总统“想看到马杜罗的权力和平地转让给瓜伊多”,不要再延误。那些支持马杜罗的人,非常特别不是委内瑞拉人的人们应当知道“所有的选择都在桌面上”。

第二天,副总统迈克·彭斯,另一个无赖—由于他的名字乃至他的身体的外表像阿尔·卡彭团伙的一个幸存者—对美国的羞辱来说,他像任职的国务卿一样,进一步攻击其他“外国的”因素:俄罗斯。这引起这个国家的外交部坚定的回答,提醒他说“华盛顿干涉委内瑞拉的事务是一种对国际法的公然违反……这类破坏性的影响与民主没有任何关系”。博尔顿的讲话使他的思想越来越模糊,变得越来越频繁攻击古巴。他在记者招待上的讲话中五次提到古巴人建立的“集体的”队伍,还有其他的胡说八道:帕德里诺·洛佩斯将军和玻利瓦尔武装力量向古巴报告,从那里收到行动的命令。俄罗斯也成为博尔顿批评的目标,他评论说他正告过无所畏惧的弗拉基米尔·普京,说他卷入委内瑞拉的“政权”在美国是使人非常“关注”的缘由。我们已提到俄罗斯政府对这类胡说八道的回答。

前面的情况指的是我们正在接近对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的解放斗争的未来一种决定性的情势。不仅是委内瑞拉,而且还有古巴和尼加拉瓜都在美国的注视之下,成为美国的军事目标。本地区的“民主党人”与这类占有委内瑞拉的企图同谋是可憎的,欧洲的政府是沉默和胆怯的共犯,也是可憎的,它们是失去理智的“卡里古拉”无耻的臣民,它们的周围是准备干任何嘉恒的罪犯。他们厚颜无耻地故意说谎,但是说谎和诋毁是白宫解读和无数次机会实施制造不稳定的行动的手册中关键的1章。请记住他们说过古巴和前苏联在胡安·博什政府时期把尖端的武器装备引入多米尼加共和国。当1965年4月产生侵犯的时候,4.4万名美国海军陆战队与一支多米尼加的军队结合,这支军队只有第二次世界大战落后的过时的武器,人民用砍刀、石头和棍棒抵抗。

1964年他们在巴西曾撒谎是为了创造一种反对若昂·古拉特的气氛,1973年在智利反对萨尔瓦多·阿连德,1983年在格林纳达为了反对莫里斯·毕晓普和新珍珠运动的政变制造有益的舆论,他们也说过古巴的存在和小心肠隐藏在家里的尖端的武器装备,也是为了这个目的。他们从来没有找到这类武器。他他们揭穿在伊拉克存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时候,也在撒谎,他们从来没有找到这种武器。之前在1945年当他们投下原子轰炸之后说在日本的广岛和长崎没有辐射的痕迹。因此,美国政府遭到世界上所有自由的人民的诅咒,它违约说谎。

现在关于委内瑞拉的情势和古巴在这个国家的作用美国正在有预谋地撒谎。它这样做得到霸权主义媒体的同谋,这些媒体变成了传播病毒的下水道,说任何可能破坏帝国的一个敌人的名声的事情。日夜不停地散布他们的谎言而逍遥法外,使人气愤,完全鄙弃应当成为记者的誓言(学者和知识分子也是这样),记者只能“说出真相和揭露谎言”(乔姆斯基语)。但是他们不是这样做。这些共和国和民主的发言人困扰在世界的这部份出现的进步政府,保持可耻的沉默。以这类方式表明这些讲话放肆的人不诚实的条件,领取帝国的工资。这暴露他们的独立和专业并不是真的,他们的讲话导致地被白宫的无赖肮脏的钱污染了,白宫想完成已在委内瑞拉开始的偷窃,占有委内瑞拉的国际资产(在英国的黄金,在美国的西提戈石油公司等)。对国际组织的负责人来讲,价值是同样的,面对博尔顿发表的粗鲁言论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先生说甚么呢?更不用说美洲国家组织的秘书长路易斯·阿尔马格罗,他与厄瓜多尔总统莱宁·莫雷诺肩并肩竞争,进行争取,以便肯定谁是我们的美洲的叛徒和最大的腐败者。名单是没完没了的。

所有的同谋:“严肃的”记者,诡辩的知识分子和高雅的模特,他们祝贺一个虚假的客观性,主流驯养的学者,国际的官僚,这里的和欧洲的统治者们对一次愈来愈类似于1938年希特勒呑并奥地利和苏台德地区的行动不说任何事情,面对“国际社会的”被动性—依托合谋—委宛的说法是为了避免谈及皇帝的走狗。他们是一项罪行必要的和隐蔽的参与者,由于由于经济制裁在委内瑞拉已产生的事情,它在掠夺财产是对委内瑞拉人日常生活的侵犯,剥夺电力能源、水、交通、和其他的基本福利,这构成一项反人类罪。

马蒂(古巴民族英雄)以他耀眼的远见卓识揭穿了白宫掠夺和抢劫的瘾。这位导师肯定美国人“相信需要,相信开发人权利作为唯一的权利:这是我们的,由于我们需要它。”美国人认为,我们需要委内瑞拉的石油,由于这是我们的军事工业不可替换的原料,当在世界上没有一滴这类资源的时候,当我们的敌人没有它的时候,我们将具有它,我们可以将我们对世界的统治强加于人而没有抵消物。由于我们需要它,它将是我们的,不论是好或坏。这个就是排挤的理由。高尚和大胆的委内瑞拉人民正在遭受帝国主义的侵犯。诺姆·乔姆斯基在他有名的著作《霸权或幸存》中得出的论点是,华盛顿有一项世界统治的计划,比希特勒的第三帝国的野心更大。许多人当时想到这位伟大的美国语言学家在说胡话。但是,后来的事实说明他有道理。反对今天特朗普和他的火伴们领导的这项计划是全球自由的人民面对的事情,委内瑞拉人民在战役的第一线。因此,对他们的斗争国际的支援对有善意的所有的男人和妇女都是一项不可回避的道德的命令。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5月3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相干浏览2:

美国-委内瑞拉:“黑水”雇佣军的选择与“黑色包裹”统合症

阿尔瓦罗·维尔齐·兰赫尔 魏 文编译

意识到美国国会很难授权一次军事冒险,这可能造成许多美国军人牺牲,哥伦比亚和巴西的军人反对一场针对委内瑞拉的武装侵犯,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班子仿佛倾向于部分地资助1支雇佣军。

美国黑水军事企业的负责人埃里克·普林斯最近几个月一直在实行一项组建1支私人军队的计划,目标是颠覆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总统。这是路透社日前泄漏的。这支料想中的军队可能由4000-5000名以反对派胡安·瓜伊多的名义聘请 的雇佣军人组成,从哥伦比亚的和本地区其他国家的准军事人员中招募。

报道说,对于安全专家来说,普林斯的计划“在政治上是难以置信的,是潜伏着危险”,“可能引发一场内战”。普林斯为这项倡议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周围和数百万委内瑞拉流亡者中间寻觅资金来源和政治支持,在美国和欧洲为此举行各种私人的会晤。

这些会晤之一于4月中旬举行,也就是在4月30日委内瑞拉极端右派和政变图谋被挫败的头几天。同一天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对福克斯商业新闻网络说不排除在委内瑞拉一种“军事选择”的可能性,如果情势“需要它”的话。

普林斯将提供1支由秘鲁人、厄瓜多尔人、哥伦比亚人,讲西班牙语的人组成的1支军队,因为考虑到这类兵士比起美国的承包商在政治上是更加可能接受(对美国人来讲他们依然记得从越南运回国的美国士兵遗体的“黑包裹”)。

蓬佩奥是在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发布另一个谎言—虚假新闻—之后发表上述讲话的。他没有接受美国主导的政变已失败,指出委内瑞拉总统尼科拉斯·马杜罗预计他将离开这个国家去古巴,但是俄罗斯说服了他。马杜罗回答说,“蓬佩奥先生,你多缺少严肃性。在这场政变的冲突中你制造了那么多谎言和进行操纵”。

瓜伊多的发言人爱德华·罗德里格斯已否认委内瑞拉反对派曾就它的行动与普林斯进行对话,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发言人加雷特·马基斯在被问到关于普林斯的这项倡议之后回避发表评论。

普林斯的论据之一是委内瑞拉需要一个“有气力的重大事件”,以便打破这个国家从1月以来存在的死结。当时瓜伊多在宣布马杜罗非法之后宣布自己是委内瑞拉的“临时总统”。现在加上另外一个论据:仅靠委内瑞拉人不可能做这件事情。

有消息说,普林斯为了资助他的计划寻求私人投资者提供4000万美元。他想占有在全世界由于针对委内瑞拉的宪法政府强制被冻结的委内瑞拉资产的数十亿美元资金。他想劫掠海盗。

但是,还不清楚委内瑞拉反对派如何能够合法地得到上述资产。普林斯对和他一起聚会的人说,他认为瓜伊多有职权组建1支自己的军队,由于在国际上他已被承认是这个国家“合法的总统”。

黑水公司是跨国的罪犯

黑水公司是一个跨国的军事公司,从20年前就在世界上打开通道。这是世界上实力最强的安全企业,被揭发在中东犯下诸多罪行,和在美国腐败的情况。由于白宫的推动,它的交易在扩大。

最近 20年它逍遥法外,具有技术最新的武器装备,在不同国家雇佣军的基础上建立起来,黑水公司在国际范围内是最大的安全公司之一,由埃里克·普林斯和阿尔·克拉克成立于1997年。因为犯法有数10起揭发是针对它的,比如明显的滥用职权,参加五角大楼和美国国防部发给的捏造的合同。

黑水公司像阿卡德米一样有名,在美国新保守派全面的进展中诞生,那时是乔治·W.布什总统统治时期(2001—2009)。该跨国公司是在美国天主教极端右派的赐福下成立的,因为比尔·克林顿政府加入了当时的巴尔干战争。

在罗纳德·里根和老布什政府期间新保守派一直在支持它的权利,在石油企业家和共和党政府找到了“培养液”,以便实行“新的美国世纪的计划”,担保消除国家的调控,将所有的炮火对准这个空洞的“国际恐怖主义”的定义,它位于中东和在穆斯林社会中间。

有关的报告指出,在那个时期黑水公司在私人安全取得的交易中迈出它最初的步伐,由华盛顿安排第一批“承包商”,在2001和2003年由于美国前后侵略阿富汗和伊拉克,黑水公司变成了1支雇佣军,数量到达美国武装部队在伊拉克领土上一样的数量。

但是,普林斯由于过去曾在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海、空和地面部队中服役,是个极端保守派和和天主教极端的和不重要的机构的金融人士,他没有斟酌他的企业是一支简单的支持美国占据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军队。他在北卡罗尼纳一块2800公顷有名的沼泽地莫约克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私人军事设施。

腐烂的苹果,1棵非常毒的树的果实

在《黑水,世界上实力最大的雇佣军的高潮》一书里,记者杰米里·斯卡希尔把莫约克写成是“每一年教育数万名秩序部队的特工,包括联邦的和地方的特工,和外国友好国家的军队”。

斯卡希尔指出,在黑水公司的总部,“有它自己的情报分工和账户,他们是前军事高官和其他秘密服务的官员”。对黑水公司来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安全”的市场产生可能获利的需求,因此它还在加利福尼亚、伊利诺斯和菲律宾的原始林地建设了自己的设施。

黑水公司像其他处在扩大中的私人安全公司一样,“不仅是个腐烂的苹果,而且是一棵非常有毒的树的果实”。这个制度取决于在免疫与逍遥法外之间的调和。如果政府开始打击具有被指控犯有战争罪、暗杀或违背人权(不仅是象征性的名称)的正式罪名的雇佣军企业,这些公司可能承担的风险将是巨大的。

普林斯将他的公司确定为“美国武装力量爱国的延伸”。由于2001年9月对纽约双子塔和五角大楼的攻击,布什政府在军事领域有一条“清洁的道路”可以落实,这被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称作“文明的冲突”。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垮台后,华盛顿的权利加速寻觅新的进行打击的敌人。

如果说几年之前,塔利班的运动和基地组织被用来赶走苏联在阿富汗的军队,现在这些团体本身成为威胁西方生活的坏东西。除正规的军队,布什用诸如德阳公司和黑水公司的雇佣军充斥阿富汗和伊拉克,由这些公司负责在那些国家的美国人员的安全,训练军队,变成了占领军重要的一部分。

普林斯领导的雇佣军得到的很多利益中间有他们的行动完全逍遥法外,这由美国在伊拉克的占领当局确定,他们的工资是普通美国士兵的两倍。人员安全部门专业人员正常的工资直到不久前公布的是每天300美元。黑水公司开始为它的第一项重大工作(负责美国在伊拉克的最高当局保罗·布雷默的个人警卫)招募的人员每天的工资达到600美元。这是《财富》杂志报道的。

在黑水公司支付数百万美元招募美国和智利的前军人—在奥古斯托·皮诺切特独裁期间--以便壮大它的队伍,在实行白宫提出的要求的同时,还做到美国国会通过它自己的院外游说团体在议员中间拉选票。美国公众机构的一些报告要求关注此事,由于政府没有监督“承包商”,允许他们的军事行动完全逍遥法外。

自从2001年的攻击事件以后,普林斯的公司不断发展。一种航空的分工,潜水艇,特务的最新技术,十多份数以百万计的合同构成一种微笑,在黑水公司的门面上闪光。但是,由于遭到伊拉克的抵抗它的命运遭到打击。2004年3月有4个被打伤和支解的人的形象挂在费卢杰城的一座桥上,这是一座谢绝倒下的城市,这些形象让世界翻转。随后的日子里人们知道这些人就是黑水公司的雇佣兵。

“承包商”被处私刑表明这家公司不但在协议以外采取军事行动,而且用没有装甲的车运送自己的雇佣兵,火力有限,去实行几近是自杀的使命,比如在费卢杰的情况。

2007年在巴格达的尼苏尔广场黑水公司一个有4辆装甲车的车队装有7.62毫米口径的机枪,能够推倒墙:雇佣兵不加区分地开火,打死了17人,他们全是平民。伊拉克人民的愤怒不久表现在街头和加强不同类型的抵抗的武装行动。

虽然政治的、司法的和媒体的掩盖,雇佣兵达斯汀·赫德、艾文·利伯蒂和保罗·斯洛格被判处30年监禁,尼科拉斯·斯雷顿被判无期徒刑。在当年的8月《本日俄罗斯》电视台报导美国的一个上诉法庭取消了对这些雇佣兵的判决,命令对斯雷顿进行新的审判。

尼苏尔广场的屠杀产生很大的冲击,2009年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撤销了与黑水公司的合同,后来在2010年再次与这家公司签署近100亿美元的合同。卡塔尔前总理阿布杜拉·本·哈马德·阿提亚泄漏该公司的数千名雇佣兵在阿联酋接受训练然后被派到伊拉克。阿联酋人还聘请黑水公司参加由沙特阿拉伯领导的侵犯也门的行动。

雇佣军遭受一些军事上的挫折,被迫离开这个中东最穷的国家。卡塔尔政府确认黑水公司在阿联酋的里瓦军事基地训练了1.5万名职员,“他们当中大部分是哥伦比亚籍以及南美洲人”。

2017年7月人们还知道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政府个图让黑水公司回到阿富汗去行动。根据西班牙电视台的报导,特朗普的女婿和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和白宫主要的战略家之一史蒂夫·班农审查了这项倡议,向他的候选人普林斯和斯蒂芬·范伯格(德阳国际公司的老板)提出以便实行特朗普的计划。

斯卡希尔指出,“战争是一利交易,交易是赚钱的。不仅是黑水公司和它的阶级的行动,他们必须遭到调查、揭穿和审判:这是它全部的系统”。明显在唐纳德·特朗普政府期间这将不会发生。(作者阿尔瓦罗·维尔齐·兰赫尔是委内瑞拉社会学家,通讯和民主视察机构和拉丁美洲战略分析中心的共同主任)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5月2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西地那非中间体的合成

西地那非原料批发

卯度神油

标签